隋唐大运河的辉煌——一半地上,一半在地下

2014-09-18 11:11:10

中国运河有两个系统:一个叫京杭大运河,另一个叫隋唐大运河。它们俩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运河,时间不同,地理不同。隋唐大运河始建于公元605年,到南宋后期,河道淤塞,运营了500多年的该河道彻底废弃。

隋唐大运河的遗址大体分两种:一种是在地面上,如沿岸的古城、古佛;另一种是在地下,是考古挖掘出来的古桥、古码头、古仓窖和古瓷器。

安徽省已经有两次发掘:第一次发掘是在1998年5月,发掘地是淮北的柳孜,当时经过考古人员200多天的日夜奋战,发掘的900多平方米的面积内,发现一处石构建筑遗存、一批唐代沉船,出土大量唐、宋时期的全国20多座窑口的陶瓷等文物。

被国家文物局列为“99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2001年被国务院评为全国文物保护单位。第二次发掘是在2006年6月,发掘地是宿州。目前发掘面积达500多平方米,出土文物数百件,其中的一百多件精美瓷器中,不光品种繁多,而且涉及的窑口包括安徽的寿州窑、烈山窑、东门渡窑、河南的鹤壁窑、钧窑、河北的定窑等数十个窑口,另外还出土了几尊造型精美、形象生动的佛造像。

长沙窑青釉题诗执壶
通高18.6,口径9.6,底径9.4厘米
敞口,长颈,溜肩,瓜棱形筒腹,平底。肩部对称装一棱形短流和一长条形把,流下题一五言绝句诗:夕夕多长夜,一一二更初,田心思远客,门口问贞夫。通体施青釉。

景德镇窑影青划花花口门笠盏

通高4.4,口径12.6,底径3.3厘米

葵口外撇,斜弧腹,圈足,盏内壁饰划花。除足底外满施青白釉,釉面透明光亮,有使用痕迹。

萧窑酱釉窑变执壶

通高20.5,口径11,底径8.8厘米

喇叭口,束颈,溜肩,长弧腹,平底。肩部对称装一八棱形短流和一扁把,把上饰草叶纹,两侧对称竖装一封条型系,口、颈、肩部有窑变花釉。内施半釉,外施酱釉至下腹部,胎质细腻,造型雍容。

巩县窑三足鍑

通高13.6,口径13.2厘米

卷沿,球腹,圆底,三兽足。腹部饰两组凹弦纹,饰黄,绿,白三色釉及底,胎质细腻灰白,器形古朴。

龙泉窑青瓷荷叶盖罐

通高33.3、口径26.5、底径20厘米

直口,圆唇,圆鼓腹,下腹急收,圈足。外底内凹较多,盖呈荷叶状,边有波形曲折,盖及罐体密布等分瓜棱形凸起出筋。

茶叶沫釉双系罐

通高13.7、口径16.2、底径8厘米

敛口,弧腹,平底。口部饰对称“3”形系。内外均施茶叶沫釉,釉面莹润光亮,胎色灰白。

青釉灯

通高29、底径16.3cm

高柄大嗽座,柄至座饰5道凸棱纹,柄端置一敞口盘,盘内置一带流小罐作为灯盘,口部残缺。外施青釉至足部。

巩县窑褐釉绞胎枕

通高6.9、长14.5、宽10.4cm

平面圆角长方形、此枕采用绞胎贴花法制作,即用白、褐两色泥料相间揉和在一起,然后按需要,切成泥片贴于器胎的表面。枕面及四周均贴褐色木纹。

吉州窑黑釉花口碟

通高3.6、口径13.3、底径5.9cm

花瓣形敞口,斜弧腹,矮圈足。内出筋。内施满釉,外釉黑釉至足部,黄白色胎。

寿州窑黄釉执壶

通高17.5、口径10.4、腹径13、底径7cm

喇叭口,束颈,溜肩,弧腹,平底。肩上对称装一圆形短流和一条形把。内外满施黄釉,造型工整,纯正的蜡黄色釉面光滑匀净。

出土其他文物图片:

(磁州窑红绿彩凤纹盘)

(定窑黑釉白边碗)

(定窑柿釉鸡形套盒)

(黑釉孩儿枕)

(湖田窑青白釉鹰尊形倒流壶)

(黄釉猪形器)

(吉州窑酱釉乳钉纹罐)

(吉州窑绿釉狮)

(建窑鹧鸪斑盏)

(酱黄釉牛塑)

(钧窑天青釉盘)

(临汝窑青釉印花海水鱼纹碗)

(龙泉窑青釉立佛瓷塑)

(鲁山花瓷执壶)

(青黄釉提篮)

(越窑青釉龙纹盒)

(釉陶圈)

(陶瓷骰子)

迄今为止,人们一提大运河,都认为是是京杭大运河,甚至不知道隋唐大运河。隋唐大运河运营了五百多年,历经唐朝、五代、宋朝,到南宋末年,因部分河道淤塞而衰落。

取而代之的是京杭大运河。元朝取代金和南宋之后,在北京建都,将大运河南北取直,不再走洛阳、西安,缩短了九百多公里,又运行了七百多年,直至今日。

(2014-08)


编辑:林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