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书遭遇古玩碰瓷

2015-03-22 18:10:09

生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人,几乎都对连环画情有独钟。(记者 王喻 摄)

生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人,几乎都对连环画情有独钟。(记者 王喻 摄)

刘国梁的经历,在他所处的圈子里,仅仅是一个碰瓷样本。(记者 王喻 摄)

刘国梁的经历,在他所处的圈子里,仅仅是一个碰瓷样本。(记者 王喻 摄)

开栏语: 

而今,收藏已并肩现金理财、固定资产和其他增值资产等,成为家庭投资方式之一。收藏之路亦是收获之路,各种收藏经历、经验都是不可多得的财富。

喜欢收藏,喜欢看一件件藏品凝聚着时代和地方特色,在眼前翩跹起舞,如同一段段历史真实地呈现;喜欢听着怀旧的音乐,倾听属于您的收藏故事,分享着每个收藏者的或悲或喜。

宜宾新闻网财经频道精心推出的“财富•收藏”栏目,将聚焦宜宾收藏行情、宜宾人的收藏故事,敬请关注。

收藏者:刘国梁

收藏心得:

艺术品投资市场繁荣的大背景下,普通市民耳闻的,更多的或许是“某某因为捡漏,拍得一件珍品而一夜暴富”的故事。但对频频出入古玩市场的藏友来说,藏市上每天都在上演“碟中谍”大片,诡诈和欺骗无处不在。

进哪一行都要交学费,收藏尤其是这样。入行10多年,我除了开头的那些年,因为自己看走眼而交纳过几笔或多或少的学费外,最让我记忆犹新的就是曾经遭遇到的那次古玩碰瓷,而我的经历,在我所处的圈子里,仅仅是一个样本。选择说出来,只为了提醒更多藏友小心谨慎,不要重蹈我的覆辙。

连环画领进门 涉足收藏十余年

对于任何一项收藏活动来说,“收”都是“藏”的前提和基础。而领我入门的藏品,正是很多人童年的回忆——连环画。

我是80后,和很多同龄人一样,我的童年是在连环画中度过的——小时候几乎没什么课外读物,也没有太多的娱乐活动,连环画让孩子乃至成年人都爱不释手,看连环画是当时最高兴的事了。《孙悟空大闹天宫》、《哪咤闹海》、《小兵张嘎》、《鸡毛信》……父母给我买过上百本连环画,如获至宝的我专门拿了个小木箱把它们给收起来,视若珍宝,一直保存到了现在,这便是我第一批藏品。

1996年夏天,当时我还在上高中,晚自习回家的路上,看到有一个大爷摆摊卖旧书,几十本铺在地上的连环画吸引了我——这些久违的小人书让我想起了很多童年的美好回忆,一番讨价还价后,我以每本五毛钱的价格,买下了地摊上这43本连环画。

从那以后,我一发不可收拾,开始收藏起了连环画。

淘书遭遇碰瓷 一千元买个教训

2013年12月28日,周六,当时正好年底,我手里有点儿闲钱,也觉得自己有10多年的收藏经验,也认识了不少圈内人,捡漏还是有可能的。于是,就独自去了人民广场上闲逛。

我主藏的方向是连环画,平时很少去看瓷器、玉器这些。那天说来也是凑巧了,路过一个古玩地摊时,一个一尺来高的瓷瓶吸引了我,于是,我就掉回头过去。只见这个瓷瓶上,绘着《黛玉葬花》,寥寥数笔,黛玉纤细柔美的身影与感怀身世的落寞跃然瓶上……见我对瓷瓶感兴趣,摊主热情地凑上前来介绍,说这是清光绪年间的细白瓷,是朋友因周转不灵,才忍痛放到他这里来寄卖,“这个是难度最大的六面瓶,需先单独做好六个面后,再拼在一起,每个面各有一幅画,连贯起来看,就是一个故事。”

听了摊主的介绍,我更对瓷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想见识一下陶瓷连环画的魅力,于是,蹲下身去将瓷瓶拿在手里细细观看,《宝黛初见》、《心有灵犀》……砰!还没等我转圈看完,瓷瓶突然掉在了地上,碎片撒了一地。摊主和我都愣住了,旁边却突然冒出了两个40多岁的男子,一个指责我没有常识——拿瓷瓶只捏它两个耳朵;另一个语重心长地告诉我,说古瓷瓶的耳朵,一般都是瓶身做好后,最后才粘上去的,本就不十分牢靠。但毕竟损坏了人家的东西,劝我赔钱走人,下次注意点就是……自知理亏的我无言以对,一番讨价还价后,赔了1000元钱走人。

后来,在古玩市场上,我还看到过这三个人,相似的场景,类似的瓷瓶,不过受害者换成了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年人。我才惊觉,我的经历,在我所处的圈子里,仅仅是一个样本。

因为受害者很难掌握到上当受骗的证据,即使报警,也同样面临鉴定难、赔偿标准难划定等问题,所以,明明知道是碰瓷儿,但不少受害者也不得不掏钱赔偿后走人。降低遭遇碰瓷风险的唯一办法,除了要提高自身的警觉性外,还要切记逛藏市时,不要轻易上手把玩物件。如果实在喜欢,一定要先征得卖家的同意,小心取放,如果是经卖家的手递给你,一定要喊醒等对方拿好了再放,看完要放回去,也最好这样。

链接

“碰瓷”,属北京方言。“碰瓷”的说法起源于清末,是古玩业的一句行话。那时,有一伙人专为诈人钱财,抱着劣质瓷器去路边找马车碰撞。发生碰撞后,这伙人故意把劣质瓷器摔坏,他们便借机讹诈。可怜被“碰瓷”者气受了,钱花了,还得抱回一堆碎瓷。“碰瓷”的说法由此而来。

编辑:张少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