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代釉里红之鉴藏

2015-05-27 09:44:19

元代瓷器在陶瓷装饰历史上有着一个划时代意义。景德镇元青花瓷的精美成熟让人惊叹,元代釉里红伴着元青花瓷也放出异样的光彩。元釉里红的存世量稀少。元釉里红是陶瓷装饰历史上重要发明之一。它为釉下铜红彩绘,烧成难度大,特殊性强,因而有自身的装饰特色。由此而言,不少资深的收藏界人士都认为,元釉里红的价值是可以与元青花的价值相媲美的。

何满光先生珍藏的此罐为典型的元代卵白釉,釉色滋润,白中微泛卵壳青色。釉色呈失透状,釉中气泡在放大镜下看起来非常密集,但有大有小。

此罐中部用釉里红分别绘有扁菊纹、西番莲纹及串珠牡丹纹,这些纹饰均为为元代人喜绘的题材。此外,何伯收藏的这件釉里红小罐所绘的卧莲纹图案,更是其一大特征。此图飘逸潇洒,画工灵动,为熟练艺人所绘。用放大镜看,釉里红中少量气泡有或乳白或桔黄或紫色等的结晶物,这是元代釉里红的特征之一,现代仿品无此特征。

胎质细腻滋润,洁白而微有黑色小颗粒,为元代景德镇麻仓土的特征,麻仓土早已用尽,现代仿品无此特征。

何满光先生认为,元代釉里红是用铜的着色剂。从出土资料和传世实物可知,元代景德镇烧制成熟的釉里红瓷口,但由于釉里红有3种不同的装饰方法:

(一)、是釉里红线绘,即在瓷胎上,用线条描绘各种不同的花纹图案,这是釉里红瓷口最主要装饰方法。由于高温铜红烧成条件比较严格,往往会产生飞红现象。所以细线条描绘图案花纹的釉里红烧成比较困难。

(二)、是釉里红发白,其方法或在白胎上留出所需之图案花纹部位,或在该部上刻划出图案花纹,用铜红料涂抹其他空余之地,烧成后图案花纹即在周围红色之中以胎釉之本色显现出来。

(三)、釉里红涂绘,以铜红色成块,成块地涂绘一定的图案花纹。釉里红发白及釉里红涂绘,这二种方法都能减少线绘,容易产生的飞红现象。从理论上说,它行的应早于线绘的普遍使用。

关于釉里红线绘问题和莲辨纹饰的说法,常是书本注解莲辨有距者属元代作品,莲含者属明代作品,这是不科学的。何满光先生从唯物的角度辨析,也可查对江西高安瓷藏的元釉里红罐纹饰是最有说服力。

被何伯用作论证参考资料的,是江西高安窖藏的一件釉里红开光花鸟纹罐,其高24厘米,口径为13.2厘米。直口,圆肩,鼓腹下斜收,近底略外扬,浅圈足、无盖。此器颈部饰弦纹三道,肩部绘变体莲纹一周及双线菱形带纹一周。腹部主体纹是在四个对称的菱花开光内饰鹤穿菊纹、孔雀栖牡丹图案,四开光之间则饰对称三角灵芝云纹,腹下部和圈足处则各绘双线弦纹二道。其全器构图严谨,主体突出,层次清晰。四组开光,图案极具我国民间剪纸工艺艺术效果。此器造型端庄匀称,胎质细腻坚致,青白釉略闪灰,釉里红料薄处呈苹果绿色,均匀处釉里红呈色艳丽、达到了器型、瓷质和装饰艺术三者和谐统一,代表了元代釉里红瓷的最高水平,属不可多见的元瓷珍品。

元代釉里红是非常珍稀的品种,元代早中期釉里红红色泛黑,为黑红色或灰红色,烧制得不是很成功。直到元末和洪武,才烧制出鲜艳的釉里红来。此罐釉里红发色鲜艳,烧制非常成功。元代釉里红瓷器的烧制数量极少,大约只有元青花的十分之一,因此比元青花更显珍贵。何满光先生表示,但由于见到元青花的人较多,见到元代釉里红的人极少,所以元代釉里红的知名度和人们对它的认知度反而没有元青花高。为此,何伯认为元釉里红古瓷藏品一定会是艺术品市场上一大极具潜力的古玩收藏品种。

编辑:张少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