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本·拉登的私人藏书

2015-05-29 08:46:40

本·拉登

本·拉登

拉登生前最后的藏身之地,如今已被巴基斯坦当局拆除。

拉登生前最后的藏身之地,如今已被巴基斯坦当局拆除。

美国演说家亨利·沃德·比彻有句名言:“书籍是人类灵魂的窗户”。虽然曾一手导演“9·11”事件的基地组织前领导人本·拉登早已殒命巴基斯坦乡间,但关于他“灵魂深处的秘密”,外界依旧可以从美国政府新近解密的“本·拉登藏书”中一窥端倪。

4年前的5月1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向世界宣布,藏身于巴基斯坦阿伯塔巴德附近一座宅邸中的基地组织领导人本·拉登,被美军特种部队击毙。

此后,围绕拉登之死的各路阴谋论便甚嚣尘上。为“正视听”,今年5月20日,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ODNI)解密了103份文件,其中包含美军从拉登住所起获的大量资料:从基地组织内部的运作和战略信息,到他与家人、部下及其他恐怖组织的书信往来。

英国广播公司(BBC)的报道指出,从这些文件中不难看出,拉登死前的最后几年,“东躲西藏”的他始终在呼吁支持者“攻击美国”。相比这个不算出人意料的事实,对很多人而言,ODNI此番曝光的“拉登藏书”更具吸引力—从他收藏的39本英文书籍、更多的智库报告和报纸期刊中,人们得以一窥这位前“头号通缉犯”的所思所想。

读书清单中渗出阴谋论气息

美国新闻网站Vox写道,如今的我们,已无法得知曾整天忙于制造事端的本·拉登是否有时间打开书柜,但书柜里的内容依旧令人瞠目结舌。最让人惊讶的是,“9·11”事件始作俑者的书架上,摆着不只一本指控那场灾难系美国政府“自导自演”的专著。

美国出版的《反恐战争》一书赫然出现在名单上。根据该书的论调,“9·11”其实是美国政府处心积虑策划的,旨在引发伊拉克战争。书中还提到,本·拉登领导的基地组织,其实是美国中央情报局暗中操纵的“战略资产”。

另一本《穿越鲁比孔河》,观点大同小异。它讲述了由于石油危机,美国逐渐走上下坡路;为摆脱困境,时任美国副总统切尼在秘密组织的帮助下,精心策划了“9·11”。

还有一本名为《新珍珠港》的书,一板一眼地剖析了小布什政府与“9·11”的关系:袭击发生前,白宫就得知基地盯上了世贸双子塔,但他们欲擒故纵,坐视袭击发生。该书还抛出了阴谋论色彩十足的观点:世贸中心是被炸药而非客机摧毁的。

在多数人看来,这些书里的说法不过是些耸人听闻的臆测。但据美国《石英》杂志报道,就在5月10日,美国著名独立调查记者西莫·赫许在英国《伦敦书评》上抛出了一篇极具震撼力的文章,指责白宫关于刺杀本·拉登行动的说辞“充满谎言”。

“他们(美国政府)一直声称在找他(拉登),事实上,早在2006年,美国政府就用2500万美元的代价,从巴基斯坦官员口中弄清了他的下落。2011年的刺杀,只是时机成熟后美国政府与巴基斯坦合作上演的一出戏。”赫许在文中强调。

尽管白宫迅速驳斥了这种说法,但还是被不少人视为“欲盖弥彰”。毕竟,就4年前的那个深夜发生在阿伯塔巴德的一切,美国政府至今垄断着全部真相。

宗教读物占比重不小

在伊斯兰世界,宗教是永恒的主题。据法新社报道,此次ODNI公布的拉登藏书中,也有不少与宗教相关的书籍,包括《古兰经》和几本不知由谁撰写的逊尼派圣训集。

其中一本的封皮上写着短短几个字《头巾,为什么》。该书用不长的篇幅,从神学角度分析了穆斯林女性佩戴头巾和面纱,以及穿着其他保守服饰的原因;令人颇感意外的是,这些缘由都是借一位皈依了伊斯兰教的日本女性之口说出的。

与之相反,另一本书的封面上写着一个长长的问句—《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是在为我们赎罪?》。书的主题是批驳基督教《圣经》中关于耶稣死亡的解释,希望从穆斯林的角度解读此事。

本·拉登还有一本名为《关于伊斯兰教,你必须知道什么》的书,这本由沙特出版的伊斯兰教入门手册,详细介绍了上百则信众需遵守的教义。从中,外界可以找到拉登结婚6次的宗教依据。例如:妇女要服从丈夫,一夫多妻制是有利于家庭的好事。

《信奉伊斯兰教是与生俱来的权利》更是直截了当地进行了道德宣导,其中提到:夺取无辜生命是最糟糕、最可怕的罪行,先知禁止破坏动物的尸体,遑论活着的生命。

在前恐怖大亨的书柜中发现如此内容,多少令人感慨。也许他没来得及看?也许书中内容对他而言曲高和寡?谁也无法否认,“9·11”导致3000余人丧生的同时,也间接掀开了伊拉克战争的帷幕,令近万美国军人命丧异乡,伊拉克国内更是生灵涂炭,至今战乱频仍。

异乎寻常地“迷恋”法国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注意到另一个有趣的事实:美军“海豹突击队”对拉登的藏身之所实施大搜查时,在书柜中发现了20余份与法国有关的资料。

换言之,如果能从一个人对书籍的选择上看出喜好,拉登显然是不折不扣的“法国发烧友”。他似乎对与法国相关的事物都很关注,从经济调查到学术史,再到新闻报道。

一本《18世纪法国的社会和经济环境》被翻得破破烂烂。这本长245页的书,1927年首次付印,2004年被译成英文,由美国巴托什书局出版,拉登拥有的正是该译本。

如果这还不够有说服力,那么,1992年美国国会评估通过的《法国国防工业调整》、“新美国安全中心”2009年发布的《法国武器采购政策简介》、一篇题为《法国在美国大萧条时期扮演的角色》的论文、2009年度法国经济调查报告,还有2011年荷兰拉博银行的法国经济报告……等一连串名称,均表明拉登对法国倾注了异乎寻常的热情。

拉登的书柜里甚至还有一份2009年发布的法国原子能技术报告,其中用41页篇幅深入分析了法国核工业史,并单独辟出一个章节,讲述了法国从2008年开始实施的放射性核废物管理办法。

法国《费加罗报》就此分析认为,拉登生前对法国如此感兴趣,或许是因为他曾试图通过攻击法国,令整个西方世界陷入经济崩溃。

法新社则以遗憾的语气写道,美国早就发现了这些资料,若早点加以重视,兴许能避免另一桩悲剧发生。今年1月7日,法国讽刺杂志《查理周刊》巴黎总部遭武装分子袭击,12人死亡,多人受伤。按照袭击者的说法,此举正是经基地组织阿拉伯半岛分支授意而为。

已公开的远非全部真相

尽管阅读了不少法国题材的书籍,但毋庸置疑,拉登最重视的还是美国。《华盛顿邮报》称,从拉登的藏书中不难看出,他对寻找美国机构和政策的漏洞十分在意。

与此相关的专著中,《帝国的傲慢》由美国中情局前官员撰写,历数白宫在反恐战争中的失误;《美国的战略失误》总结了美国在二战中犯下的各种错误,称如果能避免这些失误,可以挽回巨大的人员和财产损失;《流氓国家:世上惟一超级大国指南》(简称《流氓国家》)则抨击美国以“流氓手法”对待自己的人民和其他地位平等的国家政权。

大部分书名背后的具体内容,都很能引人遐想。ODNI之所以选择在此时公开这张书籍清单,据称是为了配合奥巴马政府增强自身透明度的倡议。不过,该机构也承认,这只是“本·拉登资料库”中的一小部分,超过100份文件正在接受审核,可能在未来分批公布。

“这是美国公民、记者、学者和历史学家的权利,他们应有机会了解和阅读本·拉登看过的东西。”美国《赫芬顿邮报》援引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任德文·努尼斯的话说。报道提到,美国官员们相信,拉登的外语水平能支持他完成基本的英文阅读。

不过,考虑到西莫·赫许刚发表文章质疑拉登之死,ODNI便忙不迭地公布他生前持有的文件,这样的时机选择,还是令欧美舆论界发出质疑之声。

美国广播公司提到,美方正尝试将有关本·拉登的信息透明化,但毫无疑问,每本书、每份文件、每份报告被公诸于众前,都会经过深思熟虑。政府声称发现的书籍和资料属于本·拉登,但在如今的大环境下,这份清单到底是真实还是杜撰,很难确定。

因此,拉登藏书的曝光揭示了一些东西,但也留下了大片引人遐想的空白。至于这些书背后的故事,目前仍无法加以精确求证。当然,结合拉登生前留下的其他信息,其中一本书,这位曾经的头号危险人物可能真的看过—“如果小布什继续推行他的谎言和压制政策,你们就去读读《流氓国家》,很有用。”2006年,拉登在一段录音中如是说。

编辑:张少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