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烟壶:方寸珍宝 日受关注

2015-06-01 08:39:47

6月1日,香港苏富比将推出“玛丽及庄智博鼻烟壶珍藏:第十部分”专场拍卖。据悉,该专场拍卖为这一著名珍藏的最后一场专拍,将推出216件拍品。而该珍藏的前9场专场拍卖成绩斐然,均为100%成交的“白手套”专场。此次推出的压轴系列,备受各路藏家期待。

与普及度较广的瓷器、玉器等工艺品相比,鼻烟壶收藏尚属小众,并呈现出“墙内开花墙外香”的状况。2014年6月,在英国伦敦邦瀚斯拍卖会上,一件路易十五时期的彩金珐琅鼻烟壶以15.85万英镑(约合人民币168万元)的高价成交。此前,在香港邦瀚斯2011年秋季艺术品拍卖会上,一件“清乾隆玻璃画珐琅西洋仕女鼻烟壶”拍出2530万港元,刷新了中国鼻烟壶拍卖的世界纪录。

随着市场的发展,鼻烟壶的艺术价值及收藏潜力正在受到越来越多内地藏家的关注。鼻烟壶这一“集中各国多种工艺之大成的袖珍艺术品”,开始在工艺品收藏领域扮演愈加重要的角色。

鼻烟风行带动鼻烟壶制作潮流

鼻烟是一种烟草制品,在明末清初传入中国。明万历年间,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就曾向当朝皇帝进献鼻烟,直至清代,吸闻鼻烟的习俗在社会中流行开来,从皇室贵族到平民百姓都喜欢吸闻鼻烟。清末古玩收藏家赵汝珍曾在其编著《古玩指南》中这样描述鼻烟的风行:“无论贫富贵贱无不好之,有类于饮食睡眠,不可一日缺其事。几视为第二生命,可一日无米面,而不可一日无鼻烟。可一日不饮食,而不可一日不闻鼻。”

鼻烟传入中国时,并无特制的容器,当鼻烟受到皇室的喜爱和重视后,鼻烟壶的制作也逐渐展开。自清康熙年间,清宫造办处开始制造玻璃、珐琅等各种鼻烟壶,工匠的才艺也在其中得到淋漓尽致的发挥。

进入现代,鼻烟逐渐淡出人们的生活,但鼻烟壶却作为一种精美艺术品流传下来。鼻烟壶的种类多样,集合了瓷质、玛瑙、料器、玉石、水晶雕琢、金漆镶嵌、雕漆、景泰蓝等多种材质,运用青花、五彩、雕瓷、套料、巧作、内画等技法,汲取了域内外多种工艺的优点,在海内外皆享有盛誉。

海外藏家助推鼻烟壶走入市场

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期,大量鼻烟壶流传到海外。这种小巧玲珑、做工精细、造型独特又极富东方特色的工艺品受到了众多海外收藏家的青睐,在国外掀起了一次次的收藏热潮。其中,纽约、旧金山、巴黎、柏林等都成为鼻烟壶收藏的重心。

在鼻烟壶的收藏史上,海外藏家扮演了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他们不仅对工艺精湛的中国鼻烟壶加以收藏保护,更撰写了相关研究书籍,如1895年英国学者赫斯的《中国与其和瓷器、料器鼻烟壶》、1913年美国史密斯夫人的《古代中国鼻烟壶藏品目录》等。而在这些海外鼻烟壶收藏家中,玛丽及庄智博夫妇最负盛名,他们被业界誉为“近20年来鼻烟壶的最大藏家”。据统计,其拥有的藏品达1720件,囊括了近3个世纪中国鼻烟壶工艺的珍品,总价值估计约为7000万美元,少有藏家可以与之媲美。

2014年,香港苏富比的“玛丽及庄智博鼻烟壶珍藏:第九部分”专场中,197件拍品全数拍出,成交额达2950万港元,接近估价两倍。在即将开始的第十部分专场中,也有很多精品值得期待。香港苏富比中国艺术品部副董事周卓盈介绍,如拍品中的第88号“清乾隆御制料胎画珐琅仕女图长方鼻烟壶”(估价400万至500万港元),该作品为清乾隆时期宫廷造办处御制,同者可见两例存世,分别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及台北故宫博物院。该鼻烟壶两侧以胭脂红精绘西洋图景,其笔触借鉴西方素描画法,在构图、明暗上也可看出西方绘画的影响,是一件融汇东西方艺术风格的难得佳作。

国内鼻烟壶收藏起步晚空间大

与海外的追捧相比,鼻烟壶收藏在国内的发展起步较晚。上世纪80年代,国内鼻烟壶收藏逐步形成门类,上世纪90年代中期,鼻烟壶达到收藏高峰。1996年,北京翰海拍卖举办了国内第一个鼻烟壶拍卖专场,鼻烟壶开始在国内艺术品拍卖市场中脱颖而出,其市场价位也呈现上升趋势。

1996年秋拍,北京翰海首次推出鼻烟壶专场拍卖,该专场选件严格,鼻烟壶品质优秀,342件拍品中有49件曾著录于鼻烟壶研究的重要著作《中国鼻烟壶珍赏》,拍卖时受到了中外收藏者的激烈竞争,不少鼻烟壶的成交价格超出意料,最终成交率77.49%,成交额1400.19万元。该场拍卖创造了内地鼻烟壶拍卖的数个第一,很多不同材质的鼻烟壶创造了内地的鼻烟壶价格新高,“清乾隆粉彩轧道西番莲瓷鼻烟壶”拍前仅估价4万至6万元,结果拍至104.5万元;“清晚期涅白地画珐琅鱼鹰花卉料鼻烟壶”估价10万元至15万元,拍至77万元。

全国工商联民间文物艺术品商会会长宋建文表示,目前国内收藏鼻烟壶的群体相对较小,缺乏一个成熟的队伍来推动,相比之下,鼻烟壶在海外市场的表现更好。“目前,国内大部分藏家过分注重藏品的商业价值,而海外藏家对藏品的文化价值挖掘较多。”宋建文说。

对工艺品收藏来说,作品的材质和工艺是决定其价值的不可或缺的要素,鼻烟壶同样如此。宋建文认为,目前市场上较看重鼻烟壶的材质,但其工艺也很重要:“与其他古董相比,鼻烟壶存世量较大,在收藏时需注意其工艺特殊性,构思奇巧、材质稀有、造型新颖的鼻烟壶收藏价值更高。”周卓盈表示,对于一些采用天然材质加工的鼻烟壶来说,材质较重要;而对于珐琅等材质,则对技艺要求更高。

据了解,目前市场上金银质的鼻烟壶存世量少,铜质的相对较多,且多数以珐琅的工艺形式出现,收藏价值较高;玉石类鼻烟壶的价值因质地不同而千差万别,材料越稀少则越珍贵;竹和角类鼻烟壶极为少见,牙雕鼻烟壶的市场价值居中;料壶和瓷壶最为常见,收藏价值较低。此外,由于工艺的不同,相同材质制作的物件往往也会有天壤之别,这在珐琅、套料和内画壶上表现得尤为突出。铜胎画珐琅鼻烟壶制作难度很大,造价也很高,而套料壶的制作要使用多层烧结技术,让深浅不一的色料经过高温融合后极富层次感,从而产生凸雕的效果;内画鼻烟壶,即以特制变形的细笔,在壶的内壁上反画出纤细清晰的人物、山水等图案,若是名家制壶,其价值会更高。

周卓盈表示,鼻烟壶的市场还有较大空间,其升值潜力值得看好。她介绍,鼻烟壶存世量大,种类丰富,材质多样,其中有不少价格适中的作品适合入门者购藏。“对鼻烟壶收藏者来说,首先应注意的是辨别真伪,其次要关注品相。由于鼻烟壶是日常使用的产品,其口缘易出现磨损,有些精细的雕工也较易损坏,在购藏中应当注意品质的完好性。”周卓盈说。

编辑:张少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