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永城西汉梁王墓出土玉器鉴藏

2015-06-01 08:49:15

僖山一号汉墓出土白玉玉璜 河南博物院藏

僖山一号汉墓出土白玉玉璜 河南博物院藏

文/武 玮

河南商丘永城芒砀山为西汉梁国诸侯王陵所在地。自西汉文帝十二年(公元前168年)文帝少子刘武始封于梁国始,至王莽国除(公元9年),历经九代王,延续长达170多年。目前已经确定西汉梁王陵墓主要分布在芒砀群山的保安山、李山头、夫子山、铁角山、南山、黄土山、僖山、窑山等八座山头上。墓葬为大型崖洞墓和竖穴石室墓。虽然这些陵墓多被盗掘严重,出土玉器较为零散,但玉器多数玉质较佳,纹饰雕琢精美,制作工艺无论从用料、切割、雕琢,还是抛光技术方面均与河北、江苏、山东等西汉诸侯王墓出土玉器相媲美,为研究西汉诸侯王用玉制度提供了丰富的实物资料。根据出土玉器可分为丧葬用玉、礼仪用玉、装饰用玉三类。

一、丧葬用玉

汉代诸侯王墓丧葬用玉种类和数量十分丰富,出现了固定的完整的葬玉组合,即以玉衣为主,玉面罩、玉枕、玉九窍塞、玉琀和玉握等配套使用。目前可知西汉梁王墓中丧葬用玉种类主要有玉衣、玉九窍塞、玉握、玉琀、玉璧及棺饰玉等。

玉衣又称“玉柙”“玉匣”,是汉代皇帝和高级贵族死后的敛服,外观与人体形状相同。《西京杂记》中记载汉代皇帝死时身穿“珠襦玉匣”,匣形制如同铠甲,中间以金丝联缀。形制完备的玉衣大致出现在西汉文景时期。时代较早的江苏徐州北洞山西汉楚王墓出土的玉衣片,形状多制成凸字形鳞甲形状,排列与编缀方式模仿西汉初的铁质鱼鳞甲,与文献记载的甲胄形制的玉衣吻合。西汉时期诸侯王及王后墓出土的玉衣主要有金、银、铜、丝缕等几种联缀形制。西汉梁王墓地的玉衣片几乎发现于所有的梁王和王后陵墓中,颜色有碧青、青灰、青白、灰绿、灰白、白和黑灰色等。完整的梁王玉衣殓服外观与人体相同,由头罩、面罩、上衣、手套、裤筒、鞋套等不同部位组成。汉代玉衣按金缕、银缕、铜缕分级的等级制度,在西汉前期尚未严格遵循,除皇帝外,诸侯王及某些列侯可以使用金缕玉衣,而且一些功勋权贵亦可使用金缕玉衣敛葬。如保安山三号汉墓墓主身份可能仅是梁孝王妃嫔,年代大致在西汉武帝前后。墓葬虽遭盗掘,仍出土588枚金缕玉衣片,皆碧玉质,用料精良,较西汉晚期僖山一号梁王墓出土的金缕玉衣更加精致。梁王墓地早期出土的玉衣质量明显优于后期。后期一套玉衣上可使用不同材质的玉料,如窑山一号墓出土的玉衣片有黑灰、灰白两色;窑山二号墓出土的玉衣片分青和白两色。玉衣片多数两面磨光,少数仅正面磨光,背面保留有切割痕迹。玉衣片多数素面无纹饰,有少数玉片可能用旧玉残片改制而成,上面还保留原有的弦纹、涡纹和蒲纹等纹饰。这一期以僖山一号汉墓出土玉衣为代表。僖山一号梁王墓出土的玉衣片皆青玉质,玉衣片穿孔内残留有金丝,应为文献记载的金缕玉衣。复原后全套玉衣共用玉片2008片,头部由脸盖和头罩构成,上衣由前片、后片和左右袖筒组成,左右裤筒按人体下肢的形状制作,手套作握拳状,鞋套为方头平底高腰形制。其玉衣形制与河北满城中山王夫妇墓、广州南越王墓所出土玉衣大体相近。

玉塞、玉琀、玉握等也是梁王墓葬中常见丧葬玉器。玉塞是汉代独有的葬玉,组合最全的是九窍塞,用以填塞或遮盖死者身体上九窍之孔。《抱扑子·对俗》中提到,当时人们认为金玉制成的九窍塞可以防止精气逸出体外,以达到尸体不朽的目的。完备的九窍塞都出于玉衣墓中,如河北满城中山王墓。永城梁王及后墓中未见有完备的九窍塞。保安山三号汉墓出土2件蘑菇状碧玉鼻塞;僖山一号墓有白玉质鼻塞和耳塞2种,皆为圆柱形。西汉时期的口琀大多为蝉形。蝉体扁平,双目、吻部及双翅尖、尾尖均突出体外。以直线或弧线勾勒出首、双翼、腹、尾等细部,纹饰刀法简练有力,雕工技艺娴熟,俗称“汉八刀”。如保安山三号汉墓出土碧玉琀和僖山一号墓出土的青玉琀。西汉时期的手握玉有几种不同的形制,如玉璜、玉佩、玉猪、玉觽等。但在西汉中期以后,流行以玉猪为手握。僖山一号汉墓所出玉猪,以褐色玉制作,呈卧伏状,以简炼的刀法雕出猪的嘴、耳和四肢,线条简洁生动。而窑山二号汉墓出土青白玉握,长条板形,两端稍尖,形制简单。

此外保安山三号汉墓、保安山二号墓、窑山二号汉墓中出土有不少玉版。如保安山三号汉墓共出土青白玉版80枚,形状多样,多数玉版正面刻卷云纹、弦纹,也有玉版素面无纹饰,还有玉版明显为旧玉器残片改制而成。这些玉版、玉片也见于西汉其他诸侯王墓葬中,多是为木棺镶嵌之物。如河北满城汉墓窦绾漆棺内壁由192枚玉版镶嵌而成,外壁则镶嵌玉璧26枚和圭形玉饰8件。江苏徐州狮子山汉墓也出有镶玉木棺一具,木棺表面髹漆绘有图案,并贴有玉片和玉版等组成各种复杂的几何纹图案。保安山三号汉墓出土的玉版极有可能为镶嵌木棺所用。但由于玉版缺失较多,其镶嵌方式还不很清楚。同墓出土的5件玉璧两面皆有纹饰,不太可能作为漆木棺的镶嵌饰物。

西汉时期诸侯王墓中常见作为殓葬用的玉璧多与玉衣配套使用。如河北满城1号墓刘胜夫妇玉衣内前胸和后背均放置有玉璧,在玉璧两面留有织物粘贴痕迹。研究者推测先用丝带将玉璧彼此编接起来,后又在玉璧表面粘贴一层织物,把前胸与后背的玉璧各自编联一起。广州南越王、山东巨野红土山汉墓的尸身上下也铺盖有玉璧。僖山一号梁王墓玉衣外也放置有多枚玉璧,作用与前者西汉诸侯王墓玉璧使用情况相同。玉璧直径尺寸不等,玉色以青色、白色、墨色为主,两面抛光,正反两面纹饰相同。通体浮雕涡纹或蒲纹。多数璧面外缘阴刻弦纹一周,中间刻两周弦纹,或两周弦纹之间填以栉齿纹,将璧面纹饰分为内外两区,外区阴刻变形夔龙纹或凤鸟纹,内区浅浮雕涡纹或蒲纹。《周礼·春官·典瑞》载:“疏璧琮以敛尸”。郑玄注:“璧在背,琮在腹”。汉代诸侯王死后,在尸体胸、背部铺垫玉璧,应是先秦的遗制。如两周时期陕西、山西、河南、河北诸侯国君及夫人墓中大量出现以玉璧覆尸的“玉敛葬”。这种玉璧敛葬制度在西汉时期被继承下来。

二、礼仪用玉

礼仪用玉主要用在大型的宗教祭祀活动场合中,相对而言墓葬中出土礼仪用玉较少。据汉代文献记载,西汉皇帝祭祀宗庙、天神、山川河岳时多使用圭、璧。《晋书·志十一》记载:汉武帝时,“每月朔朝,至于十月朔,犹常飨会。其仪……公侯璧……三公奉璧上殿御坐前,北面。……皇帝坐,乃前进璧”。《史记·河渠书》记载汉武帝元封二年,天旱少雨,“于是天子已用事万里沙,自临决河,沈白马、玉璧于河”。史书记载汉帝死后棺内亦随葬有圭、璋等礼仪玉。《后汉书·礼仪志》下记大丧云:“大殓于两楹之间,三公升自阼阶,安梓宫内珪璋诸物。”永城梁王墓出土的礼仪用玉主要有玉璧、玉圭、玉戈、玉钺等。玉璧数量最多,见于永城梁王、后墓葬中。但这些玉璧可能主要作丧葬和装饰所用,其形制、纹饰等前文已经详述。玉圭、玉戈、玉钺均出于僖山一号汉墓中。玉圭以青玉琢成,上有灰色斑。这一时期的玉圭形制均上端尖首,下端平直,器上未见有纹饰。僖山一号汉墓出土玉戈以青玉琢成,戈的援部除中脊及上下刃部为素面外,其余饰勾连云纹。内部及胡部为素面外,其余饰勾连云纹,内为长方形,中部并有一穿孔,戈的栏内有三个长方形穿孔,两面纹饰相同,琢磨极精细。玉戈也见于江苏徐州狮子山汉墓和山东曲阜九龙山汉墓。僖山一号汉墓玉钺以碧玉制成,残,其刃部为半圆形,銎部呈长方形,銎口两面饰阴刻卷云纹,銎孔为长条形。

永城汉墓出土玉凤形佩 河南博物院藏

永城汉墓出土玉凤形佩 河南博物院藏

三、装饰用玉

装饰用玉主要分人体装饰和器物装饰两种。器物装饰以玉具剑为代表。这一时期玉剑饰一般分为玉剑首、剑格、剑珌和剑璏四种。玉具剑出土时多放置墓主身边。僖山一号汉墓出土的24件玉剑饰,以白玉居多,刻工精细。如白玉剑格,一面以阴刻出兽面就卷云纹,另一面高浮雕龙、熊等动物,雕琢精致,构图生动。白玉剑珌,体呈三角形刀尖状,两面均以透雕云纹为饰,中间雕镂勾连云纹,造型较为少见。保安山二号汉墓1号陪葬坑内也出土玉剑格2件、玉剑首2件、玉剑璏2件和玉剑珌1件,均用白玉雕成,上面刻有卷云纹或涡纹,玉质晶莹。

人体装饰主要有玉璜、玦、环、韘形佩、觽形、舞人佩等数种佩饰,僖山一号汉墓出土玉璜以白玉制作,整体呈扁平半环状,两端雕成对称的连体龙首形,边沿雕饰卷云纹,采用透雕和阴线刻两种工艺雕琢而成。韘形佩由心形佩演变而来,体为椭圆片状,中心有孔,两侧或表面雕有纹饰。僖山一号汉墓出土白玉韘形佩,椭圆形,通体透雕,饰阴线勾连云纹,两侧为透雕卷云纹,一侧伸出呈尖状。这种玉佩似为韘和觽的合体。汉代玉觽主要作玉佩使用,形制主要分龙形和凤形两种。僖山一号汉墓青玉觽一端透雕成凤鸟图案,以阴线刻出眼、冠、羽毛等。作为组玉佩组成部分的玉舞人佩在西汉时期也比较流行,传洛阳金村战国墓中曾出土双人连体玉舞人和单身玉舞人。汉代的玉舞人主要发现于诸侯王亲属的墓中。舞人多为片雕,圆雕者少见。从其形制和制作工艺考察,西汉中期以前主要继承战国的传统,舞人又分双人连体玉舞人和单身玉舞人两种。双人连体玉舞人发现较少,见于西汉的徐州狮子山楚王墓、广州南越王墓和河南永城梁王墓地中。河南永城保安山西汉早期墓出土双人连体玉舞人,作双人对舞状,两人一手上扬相连,一手下垂相握,连成一体,线条简朴流畅,精巧别致。这种对舞为汉时流行的舞蹈表现形式之一。如在山东、河南、江苏、四川出土的画像石上常常能看到双人对舞的画面。舞女多着长裙,舒展细腰,飞舞长袖。旁有乐者吹奏,歌者拍手助唱。西汉中期以后的玉舞人,一般都作单人独舞的形象。僖山一号汉墓出土一对白玉舞人佩,舞人束腰,腰向一侧弯曲,一袖翘起抛过头顶,一袖从腰部下垂,长袖翩翩,姿态优美。此外,僖山一号和二号汉墓、黄土山二号汉墓等亦出土有玉鸽、鸠、蝉、凤等动物形佩饰,上有穿孔,用于系带。玉色呈白色或青色,雕琢精细,刀法娴熟,线条流畅。

编辑:张少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