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家具鉴赏:从《十二美人图》看雍正朝家具

2015-06-09 08:37:54

朱宝力

朱宝力

人物名片>>>

朱宝力,1971年进入北京金漆镶嵌厂,曾任修旧组负责人,2002年成立万华堂明漆艺工作室,现为中华文化促进会木作工作委员会委员。

雍正帝:励精图治的家具行家

清世宗胤禛的年号为雍正(公元1722~1735年),他在位十三年,励精图治,对于“康乾盛世”具有承前启后的重要贡献。雍正帝的文化艺术修养很高,喜欢漆饰家具,经常对御用家具的设计制作提出改进的要求,也比较“在行”,不拘泥于形式。例如,据清内务府档案记载,雍正四年(公元1726年)九月初四日,郎中海望持出榆木罩漆膳桌一张,奉旨:“尔等做漆桌时照此桌款式,将上面水栏边放宽,批水牙收窄,其批水牙有尖棱处着更改,腿子下截放壮些,不必起线,上面应画何等花样,尔等酌量彩画。”漆饰家具的木胎不铲边线易于刮灰和打磨,而在彩绘的时候描上边线会更显整齐。所以,“不必起线,上面应画何等花样,尔等酌量彩画”——这是很在行的指示。

谈到雍正朝的家具,就不能不提《雍亲王题书堂深居图屏》的十二幅组画(也称《十二美人图》)。因为带有雍正年款的家具太少,难以了解雍正朝家具的风格特色,而这组写实性工笔人物画中描绘有多件不同材质和工艺的家具,代表了雍正帝的审美趣向,可以作为鉴定和研究雍正朝家具,特别是宫廷家具的参考标本。

“观书沉吟”之坐具与方桌

图1 观书沉吟

图1 观书沉吟

图1-2 观书沉吟 的局部特写

图1-2 观书沉吟 的局部特写

图1是组画之一的“观书沉吟”,它描绘的是一个汉装少妇读诗沉吟的场景。画中有香几、绣墩、方桌等三件家具,其中香几是经加工的天然树根制品,本文暂且不谈,重点谈谈后两件家具。

画中的绣墩是一件玲珑清雅的鼓形坐具,腰部挖有五个椭圆开光。有人认为是瓷墩,但从开光的面积分析,应为木质髹漆。其通体髹绿色彩漆,描绘有缠枝莲纹。从色泽观察,其纹饰的工艺似为锼银,即以色漆描绘花纹以后,待其半干之时,用丝棉球蘸取银粉从花纹边缘向内揩擦,使之产生明暗立体感,日本称为“消粉莳绘”。这是一件洋漆或者仿洋漆工艺的制品。康熙后期,精巧别致的东洋(日本)漆器进入清朝宫廷,为皇室贵族所欣赏,并由造办处逐渐开始仿制,观此绣墩可见一斑。

再说画中的方桌,从设色和木纹的表现观察,应该是黄花梨材质的。其桌面为攒框作,镶大理石心,桌沿打洼,矮束腰;牙子和桌腿为直方形,内弯小马蹄足;腿间有罗锅枨加双环卡子花,罗锅枨的两端变化为攒回文拐子;牙板、桌腿及罗锅枨的边缘起灯草线。从造型的线脚和内弯小马蹄足来看尚有明代遗风,而攒回文拐子则属典型的清代风格,因此,该桌为年代相对偏晚的清作明式硬木家具。

“博古幽思”之多宝格与画桌

图2是组画之一的“博古幽思”,它描绘的是一个汉装少妇品古幽思的场景。画中有多宝格、竹椅、书桌及漆箱、盆几等多件家具,其中漆箱和盆几露出部分太少,本文暂且不谈,重点谈谈前三件家具。

图2 博古幽思

图2 博古幽思

画中作为背景的多宝格按照房间的布局打造,占据两个墙面,古玩百宝罗列其中,兼具高雅和奢华的气势。多宝格是由明代的格架添加竖隔发展而来,于康熙年间开始流行,其造型本身就具有方折拐子的味道,对于清代家具风格的演变具有促进作用,可以作为清式家具的代表。画中多宝格的框架材质似为紫檀,透雕拐子圈口的材质则似黄杨木。根据养心殿造办处档案分析,雍正朝的宫廷家具好集多种材质和工艺于一身,既新颖又值得玩味。

画中少妇所坐的是一把竹椅,椅背和扶手的造型为五屏风式,椅面为扇形,腿间的管脚枨和牙子为罗锅枨加矮老的造型。除了椅面为木质髹黑漆外,其它部位都是用湘妃竹制成。湘妃竹又名斑竹、泪竹,产于湖南、江西、浙江等地,竹竿布满褐色的云纹花斑。传说尧帝二女嫁给舜帝为妃,称“湘夫人”,舜帝崩逝,二妃哭泣,以泪挥竹,竹尽成斑,故名湘妃竹。其为著名的观赏竹,秆可用于制作工艺品和家具,历来为文人墨客所喜爱和吟咏,雍正帝尤为偏好,多有制作。

少妇面前有一张长方形画桌,桌面带有委角,下有束腰,牙板直,方腿,内翻如意式马蹄足,腿间有曲尺状的罗锅枨,在罗锅枨与牙板之间镶有一枚透雕回纹的卡子花。此桌通体髹黑漆,用浓淡双色金箔描绘(工艺名称“彩金象”)缠枝花卉和锦地等纹饰,极具工细和富丽之美。

“烛下缝衣”之扶手椅与方桌

图3是组画之一的“烛下缝衣”,它描绘了一个汉装少妇烛下缝衣若有所思的场景。画中有椅子、方桌、吊灯及盆架等多件家具,其中朱漆盆架露出部分太少,本文暂且不谈,重点谈谈前三件家具。

图3-1 烛下缝衣

图3-1 烛下缝衣

画中少妇所坐的是一把南官帽扶手椅,其下盘被墙壁遮掩,露出的椅背和扶手的连帮棍上下垂直,椅背较矮,也称“玫瑰椅”。从画中表现的木纹和设色看,应为黄花梨材质。此椅造型简洁通透,具有晚明遗风,为清作明式硬木家具。

在少妇的面前有一张方桌,造型为四面平式,牙板和桌腿俱方,腿间有直枨,十分简洁。通体髹黑漆,饰有缠枝牡丹纹,色彩较素,有可能是薄五彩螺钿镶嵌的工艺,而画上方的那盏黑漆方形吊灯也有可能是这种工艺的制品。薄五彩螺钿镶嵌兴起于晚明,清初曾一度沉寂,康熙至雍正年间在上层社会中十分流行,存世的精品多为此时之物。

“持表对菊”之方桌与壁桌

图4是组画之一的“持表对菊”,它描绘的是一个汉装少妇手持怀表若有所盼的场景。画中有方桌、壁桌和绣墩等三件家具,其中绣墩为郎窑红釉的瓷器,本文暂且不谈,重点谈谈前两件家具。

图4 持表对菊

图4 持表对菊

画中少妇扶倚的是一张赭黄色带有彩色纹饰的方桌,有人认为是黄花梨嵌螺钿的。笔者仔细观察,发现桌面有细密的万字纹锦地,因此,它应该是一件黄地彩绘戗金的大漆家具。其造型为桌面平,无拦水线,冰盘沿,矮束腰;牙板直,方腿,肩部以委角相交,足部内侧微带兜转;腿间有曲尺状的罗锅枨,在罗锅枨与牙板之间嵌有双矮老,每个侧面共有两组。方桌通体髹赭黄色大漆,桌面的纹饰为“四菜一汤”布局的螭龙团花,边框和其他部位的纹饰则为凤凰和折枝花卉,纹饰的工艺为彩绘戗金。在纹饰之间密布有褐色填漆的锦纹地子。黄地彩绘戗金的大漆家具在康熙后期十分时尚和贵重,而雍正帝本人又很喜欢花鸟纹饰,此桌堪为康熙末、雍正初时期的宫廷家具精品。

房屋隔断外面靠墙摆放着一张壁桌,上面陈设着一架浑天仪古玩。壁桌的造型为长方形,平面,出沿亦平,矮束腰;牙板直,方腿,内弯马蹄足;腿间有拱形牙条,上抵牙板。此桌的髹漆有些特别,大面髹黑漆,腿部的侧面则为黄漆,推测桌里也是黄漆。黄漆里子在康雍时期的大漆家具中很是流行。在黑漆地子上面用浓淡双色金箔描绘有纹饰。桌面为牡丹蝴蝶纹,桌沿为寿字连纹,束腰、牙板和腿部为卷草纹,牙条为菊纹。其描金除了使用浓淡双色金箔以外,在桌面的图案中还使用黑漆进行润色,产生出凹凸立体感,描金工艺较明代更为成熟。雍正帝喜欢花卉,御用器物上多有花卉纹饰,此桌可见一斑。

以上是对《雍亲王题书堂深居图屏》组画中的家具所进行的分析,本文的下一个章节将结合具体的家具实物,继续探讨和讲述雍正朝家具的特点和艺术成就。

编辑:张少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