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木材料史的活化石

2015-08-06 09:23:47

鸡翅木三屏式罗汉床

鸡翅木三屏式罗汉床

鸡翅木镶黄花梨台面方桌

鸡翅木镶黄花梨台面方桌

乌木边框花梨心条案

乌木边框花梨心条案

明式鸂鶒木双人座玫瑰椅

明式鸂鶒木双人座玫瑰椅

除了黄紫红(黄花梨、紫檀、大红酸枝),在中国硬木家具用材史上,还存在着诸多其他重要角色,他们虽然并没有在古典家具史上占有重要地位,但是从硬 木、纹理、色彩、气味等方面都有特别之处,为宫廷民间家具以及工艺品提供了更为丰富的选择,也成就了今天立体的红木体系;还有一些木材,虽然未收入红木之 列,但是悠久的使用历史、特殊的历史地位以及本身优质的特性,也让它们成为硬木史上的里程碑。这些历史“遗珠”,以今日的眼光去追寻探索,更显珍贵。

鸡翅木 相思之木

在 国家标准《红木》中,收录了三个树种为鸡翅木:1非洲崖豆木,即非洲鸡翅木,产地在刚果;2白花崖豆木,即缅甸鸡翅木,主要分布在缅甸、泰国;3铁刀木, 分布在南亚及东南亚,另在中国云南、广东等地也有引种栽培。按照标准规定,鸡翅木的必备条件是:崖豆属和铁刀木属树种;木材结构甚细,含水率12%时气干 密度大于0.80g/cm3;木材的芯材为黑褐或栗褐,弦面上有鸡翅花纹。

在历史记载中,鸡翅木被称为“相思木”。屈大均在《广东新语·语 木·海南文木》一条中讲到有的白质黑章,有的色分黄紫,斜锯木纹呈细花云。子为红豆,可作首饰,同时兼有“相思木”之名。唐诗“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即是描绘的这种树。据陈嵘《分类学》,鸡翅木属红豆属(Ormosia),计约四十种。侯宽昭《广州植物志》则称共计在六十种 以上,我国产二十六种。

“鸂鶒(xīchì)木”有不同的写法,或作“鸡翅木”,或作“杞梓木”。明清家具专家王世襄认为,北京匠师普遍认 为鸡翅木有新、老两种。新者木质粗糙,紫黑相间,纹理浑浊不清,僵直无旋转之势,而且木丝有时容易翘裂起芒。老鸡翅木肌理致密,紫褐色深浅相间成文,尤其 是纵切面浮动,具有禽鸟颈翅那种灿烂闪耀的光辉。清中期以后,家具用老鸡翅木的甚少,新的则一直到现在还在使用。

鸡翅木受到钟爱,主要是其 类似“禽鸟颈翅”的漂亮的木纹所致。此外,在民间,人们认为鸡是与传说中的凤最接近的一种动物,故人们认为鸡翅木是一种吉祥的木材,能带来好运。用鸡翅木 做家具时,为了美观,工匠们都会在家具的桌面、椅面等部位,将木材的完整纹路呈现出来,尽量减少拼补。

故宫博 物院副研究馆员周京南表示,据考证,虽然鸡翅木在明代便已经以家具之材出现并使用,但是无论在皇宫还是民间,鸡翅木使用的并不多,使用量与黄(黄花梨)、 紫(紫檀)、红(红酸枝)、楠(金丝楠)相比,可谓相当少。他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故宫曾经出现过几件鸡翅木的家具,例如香几,但是总体数量并不多。”

据 名佳红木董事长张正基介绍,目前国内市场上的鸡翅木主要为非洲崖豆木和白花崖豆木,即非洲鸡翅木和缅甸鸡翅木。可以肯定的是,皇宫以及民间发现的鸡翅木老 家具,其材质来自如今缅甸等“南洋地区”。缅甸鸡翅木的成材期大约150-200年,出材率较低,加工难度也大,如果干燥不适当,很容易变形。相比之下, 非洲鸡翅木较大较直,材质软脆,成材颜色略发黄,管孔略粗,硬度稍差。目前,非洲鸡翅木的原料价是3000元左右一吨,缅甸鸡翅木的价格是15000元至 16000元一吨,做成成品后,两者的售价相差一倍以上,缅甸鸡翅木的市场价值更高一些。

乌木 今非昔比 更显珍贵

国家标准《红木》把乌木归为柿树科柿属,分为乌木和条纹乌木两个类别。条纹乌木和乌木之间也有明显的不同,最大的区别就是材色,乌木的心材呈乌黑色,而条纹乌木的心材则呈黑色或是栗褐,其中还间隔有浅色的条纹。

乌木,顾名思义,即木材通体乌黑,民间亦称之为“黑檀”。乌木在我国古代典籍中多有记载,如晋崔豹《古今注》有载:“乌木出交州,色黑有纹,亦谓之‘乌文木’。”《诸番志》卷下称“乌樠木”。明代黄省曾在《西洋朝贡典录》中又将之称为“乌梨木”。

在 古籍记载中,古代的乌木并非单指一种树种,更多以产地、特征来区分和命名。清朝李调元在《南越笔记》中描述:“乌木,琼州诸岛所产,土人折为箸,行用甚 广。志称出海南,一名‘角乌’。色纯黑,甚脆。有曰茶乌者,自番舶来,质甚坚,置水则沉。其他类乌木者甚多,皆可作几杖。置水不沉则非也。”故宫博物院副 研究馆员周京南表示,虽然目前市场上出现的乌木产地有缅甸、非洲之分,但是在运输条件并不发达的古代,乌木进入民间及宫廷,主要就来自东南亚地区。如东南 亚地区的藩属国进贡,或者从我国的海南岛地区流入内地。如今市面上常见的来自非洲的乌木,并非古代人所用。

由于乌木木性坚质细腻,颜色深沉 黝黑,颇受当时人们的喜爱。在宫廷以及民间,仍有诸多乌木家具可循。例如,在元代宫廷的大驾卣薄仪仗中,就有用乌木制作的龙椅宝座;但由于乌木树种小,产 量少,大料难得,难以大范围制作大件家具,通常被用以制作小件文玩。如明代晚期《天水冰山录》中,记载了明嘉靖晚年抄没严嵩家产之时,所获全部物品的类别 和数量,在杂项类中“乌木箸六千八百九十六双”、“乌木界尺二条”等记录;晚清言情小说《海上花列传》里描写上海富贵人家居室里的娱乐设施中,就有乌木麻 雀牌等棋牌玩具。“见靠窗那红木方桌已移在中央,四枝膻烛点得雪亮,桌上一副乌木嵌牙麻雀牌和四分筹码,皆端正齐备。”

如今,在红木家具市 场上,古代家具所使用的“乌木”已经难以与《国标》中的“乌木”对上号,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木材与木制品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质量负责人韩玉杰告诉记 者,虽然目前《国标》内“乌木类”和“条纹乌木”类共包括七个树种,但是市场上常见交易的是乌木类中的乌木,以及条纹乌木类中的苏拉威西乌木和菲律宾乌 木。

名佳红木董事长张正基告诉记者,目前市场上的条纹乌木产品居多,总共分为两类,一类来自印度尼西亚,一类来自非洲。苏威拉西乌木被称为 印度尼西亚国宝级植物,其成材缓慢,一般需几百年甚至上千年,是印度尼西亚的2级国宝级植物,已被列入《濒临绝种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俗称《华盛顿 公约》),已禁止砍伐出口,在2000年左右其价格一度超过交趾黄檀,目前在市面上流通的数量也极少;而来自非洲的乌木材质在纹理等方面木质较差,而且密 度高、出材率低、加工难度大,更多被拿来制作工艺品、乐器等。

非红木用材

铁力木 曾是鸡翅木替身

王世襄在 《明清家具珍赏》中考证,“铁力木”,或作“铁梨木”、“铁栗木”,在几种硬木树种中长得最高大,价格又较低廉。《格古要论》谓“东莞人多以作屋”,《广 东新语》谓“广人以作梁柱及屏障”,《南越笔记》谓“黎山中人以为薪,至吴楚间则重价购之”,足以说明这一点。在明清家具中,铁力木因材料大,不少大件家 具用它做成,有时用在家具后背,或作屉板及抽屉内部等。它有时有花纹,似鸡翅木而较粗,过去曾有家具商用它冒充鸡翅木出售。

铁力木学名Mesua ferrea,陈嵘《分类学》称:“大常绿乔木,树干直立,高科十余丈许……原产东印度。据《广西通志》载,该省容县及藤县亦有之。木材坚硬耐久,心材暗红色,髓线细美,在热带多用于建筑。广东有用为制造桌椅等家具,极经久耐用。”

铁 力木多采用木架构造形式制作大件家具,极少雕刻,就算要雕琢,也多数是简单的“回”字形图案,以“线条”为主,所以家具的造型很简洁、朴实,加上木纹的自 然美,使家具看上去尤显古雅、纯真。相比其他红木而言,铁力木的木价稍低,且有大料,因而明清时期工匠用材较宽松,常用来制作大件家具。随着红木木材日益 匮乏,铁力木作为著名的珍贵硬木树种,在原材料市场日益走红,身价倍增,成为了生产高档实木家具的主要用材之一。

榉木 开辟硬木家具的流行

据 陈嵘《分类学》,榉属学名为Zelkova,产于江浙者为大叶榉树,别名榉榆或大叶榆,用途极广。在历史上,榉木的流行,引发了黄花梨为核心的“文人家 具”以及硬木家具的流行。在江南地区,民间就地取材,选用当地盛产的榉木作为家具用材,大量制造人们日常生活中使用的榉木家具,这种木材质地坚硬,色泽明 丽,花纹优美,尤其是树龄较久、粗大高直的树木,心材呈红橙颜色,呈排列有序的波状重叠花纹,俗称“宝塔纹”,在大量流传下来的矮南官帽椅的靠背板上清晰 可见。在明代榉木家具中,可以发现当时匠师们凭借这种天然木质纹理创作的审美趣味,造型及制作手法与黄花梨等硬木家具颇为相似,与当时流行的“银杏金漆” 家具在工艺和类别上已经有了很大的差异,在人们心目中有很重要的地位,已成为中国古代硬木家具之先导。而且这种木材家具一直生产到20世纪五六十年代,在 当时实木家具市场也经常见到,生命力长久,被人们熟悉和钟爱。

据王世襄考证,榉木属榆科,北方不知榉木之名,而称之为“南榆”。明及清前期榉木家具在南方乡镇尚有存者,多来自太湖地区。流传在北方的所谓南榆家具也不少,多作明式,老匠师及明式家具的真正爱好者都颇为重视,认为不应因用料较差而贬低它的价值。

金丝楠 比肩“黄紫红”

金 丝楠并非一种树种的名称,而是一些材质中有金丝和类似绸缎光泽现象的楠木的泛称,代表物种为“桢楠”。在古代,金丝楠作为皇家用材,出现时间远远早于黄花 梨、紫檀等硬木,而且广泛用于建筑、家具中。据周京南介绍,有一种说法,至少要在秦汉的时候,皇家就大规模地使用楠木了,在《阿房宫赋》里描写的“六王 毕,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覆压三百余里,隔离天日。”说的就是为修阿房宫,用的就是如今的金丝楠。

桢 楠结构细致,尺寸稳定性优良,材色淡雅均匀,光泽性强,是制作宫廷家具的上等用材。既适合做大的木器,又适合做小的雕刻。晚明以前的皇家器物,比如故宫博 物院中轴线上太和殿里的金漆宝座,宝座后的屏风以及仪仗等,基本都是楠木做胎的。晚明以后至清初,即使故宫里几乎所有的皇帝居室内都摆上了黄花梨紫檀家 具,金丝楠的皇家地位仍未被撼动。从清代内务府活计档看到,清宫造办处在清中早期所制家具,相当一部分是楠木家具,只是到乾隆十年之后因缺材而有所减。故 宫最大殿——太和殿中设镂空透雕龙纹金漆宝座和屏风,都是金丝楠木所制,可见宫殿家具必以金丝楠居于最具权威感的主位。

编辑:张少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