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地盗宝记:古代饭盒失而复得

2015-08-20 09:23:09

被盗文物为一对铜盨,属西周时期,为国家二级文物,是祭祀器皿,相当于今天的饭盒。  

被盗文物为一对铜盨,属西周时期,为国家二级文物,是祭祀器皿,相当于今天的饭盒。

文化遗产是一个民族的灵魂和根基,是我们传承民族记忆的物质遗存。但是文物对于有些人而言,只是一夜暴富的工具,于是他们的作息异于常人,他们日落而作日出而息,到各地打洞探宝,盗掘古墓葬、古文化遗址,寻得文物后予以出售。

2015年6月15日,陕西省扶风县检察院以涉嫌盗掘古文化遗址罪对三位农民提起了公诉,以涉嫌窝藏罪将一位年近古稀的老人送上了审判庭。其实,生活在岐山县和扶风县的群众都知道自己处于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周原遗址之上,脚下的土地不能随便挖掘,但地下宝藏的诱惑总会使一些人铤而走险。本案的被告人均为周原遗址上生活的农民,7月30日扶风县法院对他们作出了一审判决。

西周第一豪车,欲望瞬间激起

2014年8月陕西省宝鸡市岐山县贺家村出土了一辆青铜马车,被誉为“西周第一豪车”。青铜马车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有出土,但这辆马车与众不同,此车车轮是铜的轮牙,兽面纹车軎上镶嵌了绿松石,非常精美。挖掘现场围观的群众很多,大家都说地下挖出来的肯定是宝贝,有人便萌生了“挖宝”的想法。

樊拉虎与王亚兵也是围观群众之一,他们对文物都很感兴趣。当年11月王亚兵在樊拉虎家闲谈,聊到了这辆“西周第一豪车”,“那辆铜马车只埋了1米多深”,他们都觉得这东西很值钱,越聊越起劲,樊拉虎突然想到自己有一个金属探测器,便问王亚兵要不要一起去寻宝。

王亚兵是“鉴宝”类节目的忠实粉丝,每次看电视节目中别人的宝贝很值钱,自己就会很心动,正好赶上周原遗址出土了这辆豪车,便答应樊拉虎一起去试试。而樊拉虎在众人眼中,是一个能人,他一直在榆林市干工程,每年收入几十万元,家庭幸福,孩子优秀。不过,去年他的生意不太好,所以想另辟蹊径。

他们二人一拍即合,随即准备好各种工具。准备工作完成后,他们便商议具体的探宝地点,最终决定去扶风县法门镇庄白村的麦地,因为这个村庄在历史上出土过很多“宝贝”。

心动变行动,冬夜探宝劲头足

他们生长在周原遗址之上,深知盗挖遗址范围内的文物是犯罪,他们想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就需要有人帮他们开车,樊拉虎找到了雒晓成,并许诺每晚给他100元买烟抽。

12月21日19时,樊拉虎将准备好的金属探测仪等放进自己的白色丰田越野车,接上雒晓成和王亚兵。他们从关中旅游环线走到岐阳村北拐,沿北干渠南岸向东进入庄白村,在村子的一个桥边停了下来。樊拉虎与王亚兵在此下车,并从后备厢取出工具,随后他们朝东北方向走了三五百米到达了一片麦地。雒晓成则按照樊拉虎的交代将车开到了祝家庄,省得停在现场引人注目。

樊拉虎与王亚兵到达麦地后,二人将准备的竹竿绑成“井”字形,将金属探测仪吊在中间,他们抬着绑好的探测仪在麦地里开始寻起宝来。这片麦地很大,走了一个多小时,突然听到了金属探测仪发出了“嘀嘀嘀”的声音,他们立即在反应地做了标记。直到凌晨两三点钟他们才将整个麦地探测完。

金属探测仪有反应出乎他们的意料,本来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来寻宝的,没想到真碰上了宝贝。22日白天,樊拉虎准备了铁锨、彩布条等工具,到了晚上又和前一天一样,自己拉着这些工具去接另外两人。但这天他们没能顺利挖掘,因为樊拉虎和王亚兵下车没多久就接到了雒晓成的电话:“这儿停了三辆车,车上人很多,看起来怪怪的。”樊拉虎觉得人多车多不好挖,当晚一行人便回去睡觉了。

当时正值隆冬季节,那几天扶风的最低温度达到了零下5℃,王亚兵当天感觉自己有些乏力,好像感冒了,便提出23日休息一天。

24日晚19时,他们再次出发前往麦地,但是那天的人和车依旧有些多,无奈之下,樊拉虎和王亚兵选择了躲进麦地西边的坟地里,等夜深人静时再动手。半夜12点,他们走出了坟地,找到了那个被标记的地点,铺好彩布条,用来堆放挖出来的土,这样既能使盗掘现场不易被发现,也能最大程度地保护田间小麦。时间在冬夜中嘀嘀嗒嗒地流逝,王亚兵握着铁锨埋头往下挖丝毫不觉寒冷,樊拉虎则站在一旁负责望风。

大约一小时后,王亚兵往下挖到70厘米处时发现了青铜器上口,他扔了手中的铁锨,告诉樊拉虎“出货了”,樊拉虎听到后跑了过去,高兴地说:“看见了,快挖!”王亚兵看见青铜器后,怕铁锨会损伤“宝贝”,他便直接用手往下刨了20多厘米,挖出了一对椭圆形带有盖子和兽头手把的青铜器,他们二人将所挖青铜器装进了帆布包。樊拉虎拿起铁锨,王亚兵直接用手将盗洞回填,以求做到了无痕迹。

抱着“宝贝”,拿着工具,他们却不敢走了,他们知道自己做了犯法的事情,害怕遇上夜间巡逻的人员,所以他们又回到了那片坟地。王亚兵说在坟地里等待的时间很煎熬,恐惧很快取代了初见文物时的兴奋,他害怕被发现了要坐牢。

一路向南跑,蹚水翻沟求帮助

熬到了凌晨5点左右,樊拉虎给雒晓成打电话,却觉得对方有些不对劲,他察觉到雒晓成应该是被抓了。挂电话关机一气呵成,高度紧张的他们拿着工具和青铜器即刻向南沿着麦地乱跑,他们边跑边商量青铜器不能带身上。正好路经一处田埂,旁边堆放着玉米秆,他们将青铜器藏在其中,继而继续奋力奔跑,穿过关中旅游环线公路后又看见一个玉米秆堆,他们这次将作案工具藏了进去。再往前他们却遇上了一个水库,毫无迟疑他们选择了蹚水过去,后又翻过一条沟,一直走到了岐山县青化镇。

两个小时的狂奔,湿透的衣裳都使他们需要找一个落脚的地方,但当时天还有些早,周围又没认识的人,而且这件事他们也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此时樊拉虎想起了一个人:杨天奎老汉。杨老汉是自己五六年前认识的,这些年也没见过,但此时只能去找他了。他们告诉杨老汉他俩在麦地里探宝被公安局的人发现了,才一路跑到了这里,请他借几件干衣服给他们。杨老汉是个热心肠,觉得这大冷天他们的衣服都湿透了,便二话没说就找了衣服和鞋子给了他们。随后他们又向杨老汉借来了摩托车,将青铜器取了出来,一人分了一个。他们很默契,分得青铜器后分别埋了起来。

樊拉虎和王亚兵换下的湿衣服杨老汉准备帮他们洗了,但第二天他们来还衣服和摩托车时樊拉虎对杨老汉说:“裤子、鞋我不要了,不行你就烧了。”他们又聊了一会儿,杨老汉有事就先走了。樊拉虎与王亚兵觉得工具如果被人发现了不好,他俩又骑摩托车将探测仪等工具拿到了杨老汉家,走的时候告诉杨老汉自己有个仪器放在他家床下。杨老汉觉得樊拉虎的衣服留着也没用,便将他的衣服烧了。后来,樊拉虎取走了探测仪,在自己村子东边的土壕烧了。

虽然他们盗得了文物,但他们知道自己是跑不掉的,内心惶恐不安的他们最终选择了自首,2015年1月5日,樊拉虎与王亚兵投案自首,被盗青铜器被追回。

监控网络精准,惩罚超乎预料

樊拉虎、王亚兵及雒晓成三人那几晚前往周原遗址时就被巡逻人员注意到了,可以说扶风县对周原遗址的保护早已形成了一个大网络,该县公安民警会随时在周原遗址上巡逻,遗址范围内各村的老党员们也自觉组成了志愿者队伍,与国家一起保护周原遗址,防止有人偷挖盗掘。

雒晓成在看守所里回忆了那几晚的情形,他说自己看到路边停了车本来就有所注意,且对面车辆的远光灯竟然没关,这使他好奇地朝车内望去,没想到车里的人都趴在窗户边看他,这使他更加警觉。曾跟着樊拉虎干活的他了解老板喜好文物,自己送他们到的是一片麦地,他心中“已经猜测他俩是去盗墓”,并且樊拉虎还交代过自己遇到情况要通知他,所以雒晓成立刻将自己看到的情况告诉了樊拉虎。那晚,他们便没有动手。但当时他们并没想到自己已经被发现了,随后雒晓成被抓,樊拉虎和王亚兵思前想后决定自首。

被抓不过是迟早的事情,自首无疑是正确的选择。但他们都没想到自己面临的刑罚出乎意料。樊拉虎知道自己的行为是犯罪,但他认为“挖墓的人太多,感觉这个事没啥,也没见谁判刑了”,如今自己摊上了才知道,自己面临的刑罚有点不可承受,“早知不去了”这样的想法来得有点晚。即将失去自由的他最挂念的是自己10岁的小女儿,当提及小女儿时他眼中全是泪水,作为父亲不能承担起抚养她的义务,他心中有愧。他不想让孩子知道爸爸要坐牢,他想对孩子说:“爸爸做错事情了,到政府办的学习班学习来了。”

事实上,因盗掘古墓葬、古文化遗址而获罪的人不在少数,2013年仅宝鸡市就破获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犯罪案件79件。2011年至2013年扶风县检察院共受理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案5件41人,已宣判的被告人中被判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的超过50%。据扶风县检察院办案检察官介绍,此类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案件中不乏什么都没挖到的被告人,只要实施了探测、打洞等行为就构成犯罪,必将受到法律的惩处。而周原遗址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我国刑法对此类单位进行重点保护,只要盗掘此类保护区量刑起点就是十年有期徒刑。

文物终归还,法律有情有公正

樊拉虎和王亚兵一直认为这对青铜器是宝贝,可他们却不知这对青铜器叫什么有何作用。本案中被盗文物为窃曲重环纹铜,经陕西省文物鉴定委员会鉴定,被盗的两件青铜器是正品,属西周时期,均为国家二级文物。

2015年7月25日,据宝鸡市周原博物馆文管所所长刘万军介绍,被盗文物为一对,是西周时期用来盛放祭祀物品的器皿,相当于今天的饭盒,与周原遗址之前出土的庄白窖藏中的铜盨比对来看,该文物应该是诸侯一级所用。樊拉虎与王亚兵探宝的区域属于西周时期居民的居址范围,后或因战争等紧急情况需要搬迁,不便将沉重的青铜器具带走,所以逃亡者选择将其随地掩埋,以便回来时挖出来继续使用,此类就地掩埋的文物被称为窖藏。由于樊拉虎、王亚兵的盗掘行为已经对文物保护区域造成了破坏,随后他们对附近区域进行了清理探查,并未发现其他文物,这两件铜盨也已交由周原博物馆保管。

7月30日,扶风县法院认定樊拉虎、王亚兵犯盗掘古文化遗址罪,但考虑他们具有自首情节,可以减轻处罚,在庭审过程中他们都自愿认罪,可以酌情从轻处罚,遂二人均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1万元。雒晓成为从犯,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8000元。杨天奎帮助他们逃避公安机关的抓捕,构成窝藏罪,判处拘役五个月,缓刑八个月。2015年8月10日,雒晓成提出上诉。

编辑:张少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