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给皇帝的墨品:贡墨

2015-09-14 10:10:20

《御题画诗墨》

《御题画诗墨》

《御题画诗墨—王蒙竹趣图墨》

《御题画诗墨—王蒙竹趣图墨》

《御题画诗墨—王履吉山水墨》

《御题画诗墨—王履吉山水墨》

《御题画诗墨—黄荃花鸟墨》

《御题画诗墨—黄荃花鸟墨》

《光绪朝胡开文制棉花图》贡墨包装盒及部分墨品。

《光绪朝胡开文制棉花图》贡墨包装盒及部分墨品

资料图片

资料图片

资料图片

资料图片

“《棉花图》集锦墨的出现与当时《耕织图》集锦墨的流行有着重要的渊源关系,而《耕织图》集锦墨又是中国古代封建统治者治国思想的一种艺术体现……”专门从事徽墨研究的北京故宫博物院副研究馆员林欢介绍,重农抑商的传统,注重男耕女织,发展农桑生产,是农业社会统治者根深蒂固的经济思想,而作为进呈给皇帝的墨品——贡墨,必然具有这种思想属性,成为普世宣教的工艺美术载体。据透露,年内,林欢将联同多位故宫博物院专家来穗作交流。

贡墨主题

体现古代封建统治者治国思想

贡墨,指进呈给皇帝的墨品。可分两类,一类为按旧制由一些特定省份的地方政府作为“方物”,每年向朝廷进贡的墨品,称为例贡或征贡;二为朝中大臣、封疆官吏为了得宠于君王,嘱咐制墨名家专门制作贡品以进呈皇帝。

据了解,征贡制始于唐代,民国《歙县志》记载:“至宋时徽州每年以大龙凤墨千斤充贡。”清代,每年按春贡、万寿贡、年贡进呈徽墨。“清代康乾两朝皇帝雄才大略且喜舞文弄墨,从而带来了书画艺术的大繁荣。贡墨也随之风行一时,朝内大臣、地方官吏纷纷托墨家制墨进呈以博上司欢心。”北京故宫博物院副研究馆员林欢认为,征贡制是一种极端劳民伤财的剥削制度:“直至清末,随着风起云涌的革命浪潮,清室逐渐土崩瓦解、走向崩溃。贡墨也随之销声匿迹,退出历史舞台。”

“乾隆帝对内廷藏墨进行整理的活动几乎贯穿其整个统治时期。他除了对墨品本身的清点、鉴选以及制造等进行要求外,还对墨的妥善保存提出了特别具体的意见。可以说,乾隆朝是清代宫廷集锦墨制造的高峰。”林欢告诉记者,在故宫博物院现存光绪朝贡墨中,以胡开文、胡学文二家所制最为著名,其数量也最为庞大:“胡开文(1742~1809),本名天注,安徽绩溪县上庄人,是清代徽墨四大名家之一,其品牌‘苍珮室’远近闻名。乾隆三十年(1765),胡天注创办‘胡开文墨庄’,开始了真正的创业之路。由于胡天注潜心钻研历代墨法,博取众长,又有所创新,既重经济效益,更重质量保障,终于成为制墨业的后起之秀。”

“通过对故宫博物院现存贡墨进行清点、分类、整理,可以从中看出,包括胡开文等名家所承制的贡墨主题均非自己所独创,而是由安徽巡抚衙门所规定,符合古代封建统治者治国思想的题材作品,例如《耕织图》、《棉花图》等。”林欢如此介绍。

“集锦墨”华丽精美

装饰性大于实用性

“据王潮生先生考证,《耕织图》是中国古代一种重要的绘画题材,其最早作品可以追溯到宋元时期。它是反映我国古代农业生产过程的连续性画册。其发展高峰在清代。”林欢解释:“作为农业社会的君主,全面承认中原重农抑商的传统,注重男耕女织,发展农桑生产,是统治者根深蒂固的经济思想。例如,康熙皇帝深知农事经济兴衰与政权巩固之间的关系,他屡次强调‘王政之本在乎农桑’的道理。”

《棉花图》亦与《耕织图》一样,有异曲同工之妙。“《棉花图》集锦墨的出现与当时《耕织图》集锦墨的流行有着重要的渊源关系,而《耕织图》集锦墨又是中国古代封建统治者治国思想的一种艺术体现。”林欢介绍,至清代乾隆年间,直隶已经成为我国当时重要的产棉区:“当时棉业得到大发展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当时比较稳定的社会环境,二是长期以来棉业生产经验的积累和技术的成熟。这就为《棉花图》图谱以及《棉花图》贡墨的出现创造了条件。”

据了解,《棉花图》贡墨属于“集锦墨”的一种,是由多锭墨组合而成的一整套丛墨。“集锦墨一般以几锭、十几锭为一套,外有精致墨盒作为包装,既将整套墨有机地结合起来,从而体现墨品的主体思想,又考虑到了保存与携带的安全。其中的每锭墨都能够以单独或联合的形式体现整套墨品的某种主题思想,因而又有人直接以其主题思想冠以墨名,《棉花图》即是如此。”林欢介绍“集锦墨”华丽精美,装饰性超过实用性,很多作品几乎就是纯粹的工艺美术品。

“目前学术界一般认为,‘集锦墨’发端于明代嘉靖年间,首创者是徽墨休宁派的代表人物汪中山。而其发展的高峰在清代,目前所知道锭数最多的一套集锦墨,是清代胡开文制作的64锭“《御园图》墨。而《棉花图》则是中国古代实用工艺美术领域中的一个重要题材。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棉花图》集锦墨与《万年红》、《民生在勤》一起,成为晚清徽州贡墨的一个重要题材。”林欢透露,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有上万件《棉花图》贡墨。

贡墨欣赏

《御笔题画诗墨》

乾隆御墨作为中国古代墨模雕刻艺术的最高水平,无论是为追求境界,还是所处文化地位,都是无可替代的巅峰。乾隆款《御笔题画诗墨》,又名《乾隆御制题画诗墨》,全套9锭。按从左至右、自上而下的顺序分别为:王宠山水图诗墨、王蒙竹趣图诗墨、沈周茄菜图诗墨、王绂山水图诗墨、黄荃花鸟图诗墨、吴历山水图诗墨、方从义叶菜图诗墨、文壁松石图诗墨,以及王蒙林壑云泉图诗墨。

乾隆皇帝(1711~1799年)对内廷御用墨及藏墨的全参与贯穿其整个统治时期。他会亲自参与御墨的图稿设计:一般以他的御制诗文为蓝本,由宫廷画家集体创作,作品极具文人情趣;也有皇帝以赐本或内臣恭摹形式为蓝本,命令臣子进行命题式创作的。这些墨品的内容绝大部分是要表现内廷中较为重要的政治事件与文化活动等。

乾隆皇帝对书画作品兴趣浓厚,亦有相当的造诣。他收藏了大量中国历代名画。为彰显其独一无二的收藏和鉴赏力并与其钟爱的墨宝永世流传,他特精选其最喜爱的历代名家绘画分别题诗作赋以志,并下旨要求选最好的刻工依样微雕刻模,制作成套御墨,以纯熟的技艺表现出原画的意境。《清乾隆御笔题画诗墨》每一锭墨的背面皆题有乾隆御制诗,或以诗论画,或借题发挥。此套墨不仅在图画、诗词上让人称绝,还在造型上独具特色,足见乾隆皇帝对其重视和钟爱程度。

《棉花图》贡墨

北京故宫所藏光绪朝《棉花图》贡墨。以胡开文、胡学文二家所制最为著名,其数量也最为庞大。

总体看来,胡氏诸家《棉花图》墨品,各工序图像的画目、内容与乾隆版《棉花图》基本相同。全套墨运用连环画形式,表现了棉花图原图的精髓,记录了从棉花播种、纺织至练染成布的整个生产劳动场面,描绘的程序依次包括:布种、灌溉、耘畦、摘尖、采棉、拣晒、收贩、轧核、弹花、拘节、纺线、挽经、布浆、上机、织布、练染。每锭墨正面的绘画为《棉花图》每道工序的详细图案,背面为乾隆皇帝的御题行书诗一首,并有方观承楷书一段文字,简要说明该项工序的生产工艺及经验。这些诗文精工典雅,义蕴万千,为棉花图增色不少。

墨品上的各种优美图案维妙维肖,风格独具,细致地描绘了棉花播种,灌溉和采棉、纺线、挽经、布浆、以及农民织布、练染等场面。全文为阴文线刻,构图极为工细谨密,布置严整精致:远山近树,陂塘畦畛,错落有致;房舍器具,合乎规矩;人物动作,各具形象;文字说明,言简意赅,通俗易懂。整个画面联系紧密,结构完整,刻画出一幅远处山峦起伏连绵,近处片片水田,人们忙忙碌碌地从事着各种农业劳作的田园风貌。再加有乾隆皇帝的题诗,其诗笔法苍劲,挥洒传神,堪称难得的艺术珍品。

编辑:张少羽